長江商報 > 麗人麗妝營收增幅降至5.6%   經營過度依靠阿里系成IPO隱憂

麗人麗妝營收增幅降至5.6%   經營過度依靠阿里系成IPO隱憂

2019-11-11 07:39:3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作為蘭蔻、希思黎、雪花秀、蘭芝等眾多品牌在中國的電商代運營商,麗人麗妝卷土重來,再次嘗試IPO。

    近日,證監會披露了上海麗人麗妝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麗人麗妝”)招股說明書,公司擬于上交所登陸,廣發證券為其保薦機構,與華泰聯合證券一起為聯席主承銷商。

    據悉,此次是麗人麗妝第二次沖擊IPO,計劃募集5.86億元,其中2.68億元用于品牌推廣與渠道建設項目;6683.31萬元用于數據中心建設及信息系統升級項目;1.31億元用于綜合服務中心建設項目;1.2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記者了解到,麗人麗妝電商零售業務主要以買斷銷售模式為主。可以理解成化妝品品牌的經銷商,只不過渠道變為天貓平臺,也就是“線上專柜”,公司利潤來源是銷售價格與采購成本及期間費用的差額。

    由于需要以買斷的形式采購商品、囤貨而后銷售,麗人麗妝的電商零售業務雖然逐年快速增長,但做得并不輕松。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其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3.88億元、3.65億元、5.80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0.58%、22.02%、27.56%,存貨規模較大。

    此外,從2014年開始,麗人麗妝每年向阿里支付的平臺運營費用和廣告推廣費用都達上億元,這一部分支出在公司總支出中占比很高,因此,也被業內認為存在嚴重的阿里“依賴癥”。

    11月8日,對于公司目前存在的過于依賴天貓單一平臺以及存貨規模較大等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向麗人麗妝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九成營收依賴電商平臺

    在壹網壹創、丸美之后,麗人麗妝也迫不及待地加入了IPO的行列。

    近日,證監會披露了麗人麗妝的招股說明書,本次擬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4010萬股,每股面值人民幣1元。記者注意到,作為第二次IPO,公司不僅保薦機構和承銷商由原來的中信證券變更為廣發證券,廣發證券和中泰聯合證券聯席承銷,而且募資的項目也發生了較大的改變。

    此前的申報書中,麗人麗妝擬募集3億元,其中募資金額的60%,也就是1.8億元用于收購上海聯恩貿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聯恩)51%股權。不過,之前麗人麗妝曾以15倍的超高溢價收購了上海聯恩49%股權,所以此項用途也遭到了質疑。

    而此次募資計劃為共募集5.86億元,其中2.68億元用于品牌推廣與渠道建設項目;6683.31萬元用于數據中心建設及信息系統升級項目;1.31億元用于綜合服務中心建設項目;1.2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資料顯示,麗人麗妝是國內知名的化妝品網絡零售服務商,目前其公司業務包括化妝品電商零售、品牌營銷服務、化妝品分銷等業務,其中最核心的業務是化妝品電商零售業務。

    在2016年,麗人麗妝豪擲2200萬,拍下Papi醬的視頻貼片廣告,搭上了內容營銷的一波風口,瞬間成為了淘品牌中的土豪“網紅”,風光無限。

    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麗人麗妝的營收分別為20.16億元、34.2億元、36.15億元和16.5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8070萬元、2.26億元、2.51億元和1.51億元,其中,在2016年-2018年,化妝品電商零售業務收入占公司總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達到94.86%、92.21%及 92.55%。

    此外,由于需要以買斷的形式采購商品、囤貨而后銷售,麗人麗妝的電商零售業務雖然逐年快速增長,但做得并不輕松。

    招股書顯示,過去三年間,其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3.88億元、3.65億元、5.80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0.58%、22.02%、27.56%,存貨規模較大。這也導致麗人麗妝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金額經常為負,比如2016年為-5515.32萬元,2018年為-1.39億元。

    另一方面,麗人麗妝的電商零售業務所必須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線上零售增速的放緩。艾瑞咨詢的報告顯示,預計到2021年,我國互聯網零售市場增速為8.7%。記者注意到,伴隨電商總體銷售放緩,麗人麗妝的營收增長幅度也由前三年的65%以上大幅下降到2018年的5.6%。

    背靠阿里,經營模式持續性存疑

    盡管在化妝品代運營方面有著一定的優勢資源地位,但麗人麗妝的上市之路并不順利。2016年8月,麗人麗妝首次向證監會提交招股書,但在2018年1月,麗人麗妝出現在IPO被否名單之中。

    具體原因涉及麗人麗妝單一平臺模式、返利風險、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增幅不匹配、是否存在利潤調節行為等問題存疑。

    據記者了解,彼時發審委對麗人麗妝的質疑問詢中,第一條就提出,“請發行人代表說明發行人與阿里巴巴在平臺運營服務、廣告推廣費用、推廣活動安排、搜索排序及其他交易條件方面是否與同行業可比公司一致等3個問題。”

    企查查數據顯示,黃韜直接持有公司37.22%的股權,通過上海麗仁間接持有公司0.13%股份,合計持有公司37.35%的股份,黃韜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而阿里網絡則持股比例為19.55%,是第二大股東。

    據招股書顯示,從2016年-2019年上半年,麗人麗妝向阿里支付的廣告推廣費用分別為1.75億元、2.48億元、3.74億元以及1.62億元;支付平臺運營費用分別為0.88億元、1.43億元、1.97億元和1.02億元。

    可以看到,二者在公司的支出中占比很高,也就是說,麗人麗妝每年向阿里支付的平臺運營費用和廣告推廣費用都高達上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麗人麗妝在阿里的平臺運營費用占同類型交易比逐年升高,從2016年的88.47%一直一路攀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3.33%。因此,公司運營平臺相對單一,存在過度依賴阿里的風險。

    雖然麗人麗妝特意強調,與阿里發生的關聯交易廣告費系業務經營需要,阿里按照統一定價向公司收取,不存在針對公司的特殊政策和條款,也不存在利益輸送。

    但是在風險提示中,麗人麗妝坦卻言,“未來如果天貓及淘寶在電商平臺領域的影響力有所降,或公司與天貓及淘寶的合作關系發生改變,則將可能對公司的經營業績產生一定的不利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麗人麗妝CEO黃韜曾公開表示,麗人麗妝模式之所以能成功,其中有一點就是與天貓密不可分的合作。因此,將一直堅持與天貓合作,不會去考慮其他平臺。但這一模式能否贏得投資者的信任還是未知數。

    此外,為了擺脫對電商平臺的依賴癥,吸取IPO折戟的經驗和教訓,麗人麗妝也開始進軍線下,于去年接手韓國品牌Cellapy(思理膚)的線下化妝品店渠道拓展工作,計劃大規模開店,同時還要打造智慧門店布局新零售等。

    據麗人麗妝線下經銷商體系的總顧問--上海萊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廖圣香介紹,2019年計劃在線下化妝品店渠道將打造20家千萬級戰略合作商,并布局萬店聯盟工程,即到2021年,與1萬家終端門店建立聯盟關系,初步計劃2019年底發展到1000家門店,2020年突破3000家。

    不過,麗人麗妝的萬店聯盟計劃并未在《招股說明書》中提及。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道,“靠著阿里系的支持,麗人麗妝快速發展。但過度依靠阿里系,也使公司面臨單一經營的風險,長期下去還會影響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此外,公司在上市后,還需要克服線上零售增速的放緩帶來的挑戰。”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腾讯分分彩13458打法 寻仙游戏 赚钱攻略 澳门大小玩法走势图 体彩微信 九阴怎么赚钱快 合买彩票方案怎么写 时时彩全天计划 在深圳卖水果赚钱吗 消防工程师能赚钱马 查双色球投注技巧 网络推广小说怎么赚钱 红鹰彩票安卓 冯仑 顺便赚钱 下载东西赚钱的软件叫什么名字 代理还赚钱吗 转发快手赚钱是真的吗 男人赚钱什么都不做